京劇如何實現五年千場商業演出

長安大戲院(點擊場館進入了解詳情)

 

梨園劇場(點擊場館進入了解詳情)

 

梅蘭芳大劇院(點擊場館進入了解詳情)

 

        近日,北京京劇院與國際劇院聯盟簽署五年戰略協議,計劃2014-2019年,將推出北京京劇院百部經典劇目的千場國內巡演。這是北京京劇院繼“傳承之旅”、“唱響之旅”之后的又一大規模“走市場計劃”。作為內容提供方的北京京劇院,作為演出承接方的地方劇院劇場,作為資源整合方的國際劇院聯盟,將協力解決京劇商演難題。

  北京京劇院 巡演并非單一劇目

  北京京劇院是最具流派傳承特點的藝術團體,早在2011年的“唱響之旅”其院長李恩杰便提出打造“北京京劇”的品牌概念,并策劃了以“三駕馬車”、“九大頭牌”、“十五經典”為招牌的巡演活動,用一年時間在全球50個城市推出200場演出、50個展覽、50場講座,謂之“唱響之旅”。兩年之后北京京劇院開啟“發展之旅”大型展演戰略合作,一次將戰略謀劃到了2019年。涉及百余部經典劇目、千余場演出。

  李恩杰說:“這次是舉全院之力,并非單一劇目的巡演,集結北京最有名的"角",是京劇發展進入新時期后一次罕見的大規模市場化運作,也可以說是京劇藝術傳承推廣工作中一次大膽的嘗試。”據介紹,戰略協議的運作并非以往某一個劇目多地巡演,而是整個劇院,所有演員,在更詳盡了解地區市場的基礎上,充分滿足觀眾和市場,“解決我們和市場的關系問題,掌握決定權的是觀眾”。

  李恩杰坦言,近幾年來,京劇的商演推廣并不順利,以名家名角為招牌,也只能在一地演上兩三場,所以本次啟動五年千場的巡演項目,更希望能發掘市場和觀眾群,特別是注重青年觀眾群的培養。他說,此前京劇藝術家曾在北京大學舉行了數十場演出,觀眾累計1.5萬人,其中80%為青年學生。 “比如曾經到寧波巡演,不僅僅在劇院,還通過講座、展覽等方式走進寧波的各大高校,京劇藝術進校園也不是簡單地把劇目原封不動地搬過去,而是針對高校學生欣賞特點,派出最出色的青年"頭牌",他們穿戴的京劇服裝、服飾以及使用的道具燈光也將是最華麗的,讓學生們一看就感受到時尚的氣息,從而激發起青年學生對傳統文化的熱愛。據我了解,寧波高校有不少自發組建的京劇藝術團體,希望我們的藝術家能和學生面對面交流,讓國粹真正扎根于民間。”

  用傳統劇目帶新演員,用新劇目給新演員以更廣闊的發展空間,這就是北京京劇院的策略。其今年推出的新作《屈原》演員均在30歲左右。“有年輕人看、有年輕人演,不脫離時代的味道,才談得上傳承和發展。”一方面要保持表演藝術的精華,另一方面要創新編導乃至音樂、舞美、燈光等環節,全面提高劇目成活率和生命力。

  地方劇院 高票價肯定玩不轉

  寧夏人民藝術劇院董事長哈村認為,各演出門類中,戲曲類一向比較沉迷。“戲曲演出其實有很強大的地域性,在北京京劇肯定有觀眾愛看,到了江浙滬則越劇吃香,到了安徽黃梅戲必有其雷打不動的戲迷。”對于地方劇院的經營者而言,關鍵在于研究地方市場需求,真正引進符合觀眾欣賞傾向的劇目。“京劇作為國粹,可以說有很廣泛的觀眾基礎,大家喜歡看傳統的、有"腕兒"有"角兒"的。”哈村說,“京劇是"角"兒的藝術。以"四大名旦"梅蘭芳、尚小云、程硯秋、荀慧生,"五大頭牌"馬連良、譚富英、張君秋、裘盛戎、趙燕俠為代表的前輩藝術家為北京京劇院留下了極其寶貴的藝術財富,這讓演出團隊具備了很強的市場號召力,以人帶戲,再以戲帶新人。”

  哈村表示,只要劇目選擇好、宣傳做到位,加上院線力推并有足夠的演出時間,其實不必過于擔心市場。“以寧夏為例,國家京劇院4團是寧夏京劇團的前身,很多京劇大師都在寧夏。因此寧夏有著很堅實的觀眾基礎,票友、戲迷在全國都算是中上水平的。”哈村說,“曾經有國家京劇院到寧夏演出,都表示蠻有壓力的,這也提示我們的演出院團需對地方市場提高重視、用高品質的演出回饋觀眾,才有市場的成長和發展。”

  湖北劇院總經理辛國運表示,票價一定不能高。畢竟讓作為票友、戲迷的百姓去買票,不能跟官方出錢看歌舞在一個重量級上,票價百元以內才能滿足觀眾的期望。尤其在如今演出比較低迷的情況下,成本、門檻越低才有效果。其實京劇這種傳統美學特點比較突出的表演形式已經具備了舞美道具方面成本控制的優勢,不需要那么多的聲光電特效,也不需要動輒幾個集裝箱的道具,而消費者能接受的票價多在百元以下。

  院線聯盟 市場選擇VS文化傳承

  “京劇是手工業時代的文化產品。從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的角度來說,它和當下時代潮流并不那么合拍,與電影、電視劇、演唱會等相比投入產出比差很多。”如何準確理解和看待京劇所處的歷史方位,如何用正確的方法去弘揚它、推動它。中國演出劇院聯盟執行主席柯朝平表示,京劇面臨市場萎縮的尷尬局面是很多文化產品都會面臨的一般性問題。“畢竟,京劇不可能和工業化運作手段之下的演繹方式相提并論。”正是因為這樣,京劇的商演不同于一般意義的商演。“京劇真不是只奔著賺錢、做演出去的,從內涵到外延,京劇都代表著民族文化的精粹。”京劇本身有文化傳承的使命蘊含其中,在堅守京劇文化內涵的同時,京劇必須找到一種更適應市場的傳承方式。

  “這需要有所突破。”柯朝平說。比如,本次戰略協議涉及的劇院中不乏福建、江西、柳州等南方劇院。以往京劇以在北方演出為主,將北京視為“根據地”,巡演推廣到南方將給京劇帶來更大的活力。京劇曾到寧波演出,得到很好的反饋,南方城市是京劇藝術新的發展地,以往南方的觀眾很少聽京劇,京劇藝術家也很少南下,甚至把南下視為危途。但近幾年來,京劇藝術在南方越來越具有影響力,已經培養了一批忠誠的觀眾。

  同時,對于一般地方劇院而言,演出成本難降,而承接一臺京劇演出最少也要10萬-20萬元,同時還要有份額不小的差旅成本。與之相應的是觀眾能承受的票價有限,“降低成本,惟有擴大規模”,此番北京京劇院與國際演出聯盟合作在各地的演出一般都將是以“北京京劇周”為基本的演出時長。

  北京商報記者 姜琳琳

新疆18选7开奖结果